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ND分行、中国XD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与XY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一案

2017-07-04

案情回放

再审申请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德分行(以下简称建行宁德分行)因与被申请人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以下简称兴业银行济南分行)及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福建公司)、原审第三人福建省中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担保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东高院)(2015)鲁民一终字第554号民事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律师意见

北京腾波律师事务所宋维强律师接受委托担任本案再审申请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德分行的诉讼代理人。2012年88日和1218日,建行宁德分行分别与中信担保公司签订编号为20120012012041两份《最高额保证金质押合同》,合同约定,中信担保公司在建行宁德分行辖属蕉城支行开设保证金账户(账号分别为35×××7735×××37),分别存入3000万元和4571.004671万元保证金,以该保证金及相应利息为相关债务人,在2011130日至20131231日期间与建行宁德分行及辖属支行签订的人民币借款合同、外汇资金借款合同、银行承兑协议、信用证开证合同、出具保函协议及其他法律性文件的一系列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金质押担保。截止起诉之日,在上述两份最高额保证金质押合同中约定的债权确定期间(2011130日至20131231日)内,建行宁德分行辖属支行已发放、未收回的贷款有23笔,贷款本金共计9259.35万元,利息1090.75万元(截至2015121日,之后利息按合同约定继续计算)。上述贷款发放时,建行宁德分行所属支行除与借款人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外,还与中信担保公司均签订有单独的《保证合同》,所发放贷款均在《最高额保证金质押合同》的担保范围内。20141211日,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行与信达福建公司签署《资产转让合同》,将建行宁德分行所属东侨支行、蕉城支行、柘荣支行在上述《最高额保证金质押合同》的担保范围内的共计19笔贷款债权及相应担保、质押、抵押权利等全部资产转让于信达福建公司,上述贷款本金共计7855.43万元,利息997.54万元(截至2015121日,之后利息按合同约定继续计算)。济南中院因兴业银行济南分行与中信担保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作出(2014)济中法执字第205206号民事裁定书,并于2014918日发出(2014)济中法执字第205206号《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要求扣划中信担保公司在建行宁德分行辖属蕉城支行开设的上述两个保证金账户中款项共计7595万元。建行宁德分行于2014929日提出书面异议,2015130日收到济南中院送达的(2014)济中法执字第205-2206-2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建行宁德分行的异议。为此,建行宁德分行与信达福建公司共同作为原告提起诉讼。原告认为,中信担保公司在蕉城支行开设的保证金账户中的款项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规定的质权成立条件,两笔款项已经特定化,且由原告作为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同时,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德中院)等多份已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也支持确认了原告对涉案两保证金账户款项享有质权。综上,请求济南中院对中信担保公司在蕉城支行开设的保证金账户(35×××77)中3000万元保证金,保证金账户(35×××37)中4571.004671万元保证金停止执行,并确认原告对上述两保证金账户款项享有质权。

法院审理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再审申请人建行宁德分行是否享有诉权。

本案中,再审申请人建行宁德分行提起的是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因此,必须遵循法律和有关司法解释对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起诉条件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规定:“案外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除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外,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案外人的执行异议申请已经被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二)有明确的排除对执行标的执行的诉讼请求,且诉讼请求与原判决、裁定无关;(三)自执行异议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具体到本案,建行宁德分行作为案外人对济南中院裁定扣划中信担保公司在建行宁德分行辖属蕉城支行开设的两个保证金账户中款项7595万元不服而提出执行异议,济南中院裁定驳回了其异议,并明确“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建行宁德分行向济南中院提起诉讼,是济南中院执行异议裁定所明确赋予的权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关于案外人权利救济之规定,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规定的上述起诉条件。一审法院济南中院以有关借款均由建行宁德分行下属支行与相关债务人签订借款合同并发放贷款、建行宁德分行对相关债务人并不享有债权,中信担保公司的保证金账户均开立在建行蕉城支行、涉案保证金并未移交建行宁德分行占有因而不享有质权为由,认定建行宁德分行作为本案原告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之规定驳回其起诉,实质上是以原告是否享有胜诉权来裁决其是否享有诉权,显然是对“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错误理解,其适用法律错误。再审申请人建行宁德分行与中信担保公司签订了两份《最高额保证金质押合同》,约定中信担保公司在建行宁德分行辖属蕉城支行开设两个保证金账户,分别存入一定数额的保证金,以该保证金及相应利息为相关债务人在某段期间与建行宁德分行及辖属支行签订的人民币借款合同、外汇资金借款合同、银行承兑协议、信用证开证合同、出具保函协议及其他法律性文件的一系列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金质押担保,当债务人不履行主合同项下到期债务或不履行被宣布提前到期的债务,或违反合同的其他约定,建行宁德分行及辖属支行均有权从上述保证金专户中划收相应款项。因此,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从实质内容上看,建行宁德分行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其他组织。山东高院认为一审认定建行宁德分行的起诉不符合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适用法律正确,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亦是对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关于起诉条件的不当理解所致,其适用法律亦错误,应予纠正。建行宁德分行的诉权依法应予保护,济南中院应对建行宁德分行的诉讼请求进行实体审理,而后依法作出裁判。因此,建行宁德分行再审请求成立,最高人民法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民一终字第554号民事裁定和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济民四初字第4号民事裁定;二、本案指令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